产品搜索

800-0000-0000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朗晴动态

新闻资讯
News

官榜起点小说最新更新

发布日期:04-10      浏览数:5845
  4月2日午间,四川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牺牲人员名单公布,27名森林消防队员中,1990年1月出生的蒋飞飞生前职务为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比他小7岁的程方伟是三中队一班班长。今年1月31日,凉山新闻网曾刊发一篇记录二人灭火中默契配合的稿件,文笔流畅活泼,出自代晋恺之手,这名1995年9月出生的支队宣传干事也在此次森林火灾中牺牲。代晋恺写道: 半轮皎月悬挂天边,漫天的星空清晰可见。安静的小镇里,村民们都还在沉睡,万物未苏醒,凉山森林消防支队的消防员们已经在整理装备,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凉山州盐源县前所乡发生森林火灾!”2019年1月28日凌晨,一道紧急命令打破了该支队消防员的梦乡,而这一天正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的小年。在前往前所乡的途中,擦肩而过的婚车数不胜数,许多村民赶着在这良辰吉日中穿上婚礼盛装走进婚姻的殿堂,但该支队消防员却穿着火红的扑火服向火魔肆虐的现场挺进。 “来尝尝这个,吃了爬山更有劲!”从消防员身边路过的村民周顺和说:“这个叫松毛糖,只有这几个月才有。”在攀爬高山时,消防员们看到山中的松针上结出了晶莹剔透的“糖”,都十分好奇,却不敢品尝。程方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抵挡不了老乡的热情介绍,他接过老乡手中的松毛糖放进嘴里:“就感觉像蜂蜜一样甜。”程方伟说道。看见有人开了头,其他队员忍不住想要尝一尝,也为这枯燥的登山路增添了一丝乐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辛攀爬,队员终于来到了火线的上方,一股股浓烟在山脊上的树间肆意扭动着。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蒋飞飞让其他队员原地调整,自己则带着队友程方伟和康桂铭组成先遣侦查组继续向火线前进。 70度的山坡上铺面了松针,踩在上面稍有不慎便会打滑,程方伟背着灭火机正向明火发起冲击时,因为脚下踩滑,径直向山沟滑了下去,下滑几米后他才抓住身旁一根小树枝。只见他一个翻身站起来,不顾身上的尘土,继续投入到扑救工作中。蒋飞飞此时也绕到他的身后,用双手托举着他,防止他再次摔倒。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林中的明火也已扑灭,此时队员们已经连续作战14个小时了,而整场火灾扑救工作用了29个小时。漆黑的山林中,队员们纷纷打开了头灯对一些烟点进行最后的清理。在每一场灭火战斗中,为了防止扑灭的火线死灰复燃,他们对每一处烟点都处理得非常仔细,有水便用水来浇,没有水就用土来掩,直到再没有一处烟点能造成威胁后才会对下一个烟点进行处理。当西昌大队撤退的时候,天已全黑了,漫天的星空挂在头顶,消防员的头灯连成了一串,在漆黑的山里格外显眼。当队员撤下山底时,一些村民们早已在山底等待着。“太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辛苦了。”一位村民和每一名队员握手时向队员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感谢,沿途上还有许多村民拿着手电筒为返程消防员照亮脚下前进的道路。   “儿童大学,智慧殿堂。”6岁的佳佳一板一眼地读着建平临港小学教学楼前的八个大字。 3月29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建平临港小学举行揭牌仪式,已经开办9年的临港第一小学更名为建平临港小学,成为了建平教育集团成员。而写在教学楼前的“儿童大学”,也是原临港小学的教学特色。 2015年,由上海海事大学发起,多所高校联合,在临港第一小学开办起了上海“儿童大学”。“儿童大学”没有固定校舍,临港的高校和社会教育场所都是它的校园,临港高校的师生是主力师资。目前,“儿童大学”已经向大中小幼教育一体化发展。在联动中,大学的实验室成为一体化教育的实践课堂,大学师生也亲自“上阵”答疑解惑。建平临港小学的新任校长徐汶表示,“将以‘儿童大学’项目为抓手,打算在小学开设人文学院、数理学院、艺术学院、体育学院、科创学院。”挂着“儿童大学、智慧殿堂”标志的建平临港小学教学楼。校方供图上海的第一所“儿童大学” 原临港小学是上海第一所“儿童大学”。 2002年,具有500多年历史的德国图宾根大学创办了世界上首所“儿童大学”,此后推广到欧洲多个国家,目前全球已有百余所“儿童大学”。原临港第一小学校长、现惠南镇小学党委书记叶黎红对“儿童大学”的创办记忆犹新,“临港高校资源丰富,当时有上海海事大学、上海海洋大学、上海电机学院、上海建桥学院聚集,后来上海电力大学也迁至临港大学园区。如何运用教育资源,弥补孩子在学习、探究、实践资源方面的匮乏,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于是,2015年,由上海海事大学发起,多所高校联合,在临港第一小学开办起了上海“儿童大学”。“儿童大学”没有固定校舍,临港的高校和社会教育场所都是它的校园,临港高校的师生是主力师资。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副教授白响恩是中国第一位驾驶“雪龙号”极地科考船穿越北冰洋的女驾驶员,小学生们最喜欢围着她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国在南北极建有哪几个科考站?”“我国科考破冰船‘雪龙号’有多长?”对于小学生的问题,白响恩都耐心回答。白响恩带领孩子们探索极地世界。上海海事大学供图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罗瑞龙老师站在“彩虹鱼”深海科普体验基地的讲台前,为小学生讲述深海研究第一线的科学故事。上海电机学院的老师会给孩子们讲机器人的知识,将“3D打印”和“机械手臂”拓展型课程引进到小学课堂;而上海建桥学院则将击剑、跆拳道等大学体育资源送到小学校园,丰富了小学生的体育课程。除了听讲课,孩子们还走进大学校园,亲手试一把大学的课程,孩子们以“小大学生”的身份,登上全球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全组合式液货模拟船“吴淞”号,在驾驶室当起了“小小船长”。 “‘儿童大学’也是临港各所大学‘分享’的乐园。”在上海海事大学团委书记梁亮看来,“儿童大学”依托了临港得天独厚的教育资源优势,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多元化的教育环境。临港“儿童大学”大讲堂现场。上海海洋大学供图下一步怎么走?如今,“儿童大学”已经向大中小幼教育一体化发展。 2017年6月21日,南汇新城镇教育发展联盟成立。这个由19家成员单位组建而成的联盟,将临港的18所大中小幼等各类学校“拧成了一股绳”。而在上海海事大学内,“吴淞”号组合式液货模拟船,成为打造“大中小一体化”海洋教育的实践课堂。上海临港“儿童大学”的学生们,在“吴淞”号上当起了“小小船长”。上海海事大学供图 2019年3月,上海海事大学物流工程学院的师生为北蔡高级中学学生作关于“中国船舶史”的科普讲座,从司南到七扇子古船,从春秋战国时期到明清时期……高一(1)班董子豪说:“我一直对海洋与船舶饶有兴趣,但却对千年航海史知之甚少。来自海事大学的老师和学长们的讲解,满足了我对航海史知识的渴求。” 就连上海海事大学的智能汽车实验室,也成为中小学生探究AI秘密的“胜地”。2018年4月,学校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王天真教授向临港第一中学和建平临港小学的师生们现场展示了智能车设计、组装、调试、赛道演练等环节,学生们都跃跃欲试。 “人工智能目前已经走入临港第一中学的课程,学校目前已开设编程课、3D打印技术等人工智能课程,往往刚开课就爆满。”临港第一中学校长陆英表示,“孩子们处在求知欲旺盛的时期,以这样的形式普及知识,对孩子未来的成长和发展都有积极的作用。”浦东宣桥学校的学生展示上海海事大学的大学生“老师”教给他们的作品。校方供图临港海音幼儿园园长石丽说:“临港海音幼儿园创办10余年来,在与大学的联动中,为孩子的成长提供了众多资源,让孩子们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临港教育一体化下一步怎么走?建平临港小学的新任校长徐汶有了初步的打算。 “我们会充分利用好临港五所高校的优质教育资源,以儿童大学项目为抓手,在小学开设像大学一样的学院。”徐汶说,他打算在小学开设人文学院、数理学院、艺术学院、体育学院、科创学院,将小学阶段的基础性课程、拓展性课程和探究性课程进行合理的设计,培养出小学士、小硕士、小博士甚至小院士。目前,临港大中小幼儿园教育一体化的参与者越来越多。除了大学教授外,大中小学的老师、大学生以及家长也参与了进来,合力为教育一体化工作进行有益尝试。“临港从‘儿童大学’到大中小幼教育一体化,让大学、中学与小学甚至幼儿园在合作研究中做到了真正开放,提高了教育质量。”上海市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学校发展中心副主任吴为民说道。   招生名额减少,报名门槛提高,降分幅度下滑,招生专业削减,“史上最难自主招生”来了!近日,北大、清华等高校相继公布自主招生简章。截至4月1日,公布高校数已达76所。2019年,全国共90所试点高校有自主招生资格。 “目前,自主招生正处在一个不稳定的状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跟周刊君表示。打入冷宫今年,高校自主招生名额不仅仅是减少,甚至达到了“拦腰砍”的程度。周刊君统计了20所985高校,发现削减名额达2293名,相较于去年5065的招生数,缩减幅度超过45%,已接近一半。其中,中南大学计划招生120人,缩减300人,缩减幅度甚至超过70%!也就是说,今年要想上国内最顶尖的高校,通过自主招生这条路的学生,已经被关上了半扇门。人数削减是一方面,各种各样的限制条件,也让自主招生这条路三步一门槛。今年,清华大学人文社科类、法学类等文科类计划被取消,引起轩然大波,清华大学招生办连忙辟谣——取消文科专业属于误读。相比理科生,文科生确实少了不少机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理工类高校婉拒文科生,甚至连南京师范大学这样的师范类高校,都取消了人文类和外语类的招生计划。往年大批60分优惠的考生,今年只能拿到20分,降至一本线录取眼看就要成为历史。在已发布自主招生简章的76所院校中,只有12所院校保留了“降一本线录取”的大额降分优惠,而且口径出奇一致:特长或潜质特别突出、少数优秀学生才有资格。还有一招杀手锏堵住了不少学生的去路:论文和专利不得作为申报材料。周刊君统计发现,已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山大学、天津大学、南开大学、吉林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名校明确提出此要求,院校数量超过20所。自招狂热曾几何时,自主招生还是在高速路上狂奔的超级跑车,很多学生、家长前赴后继地投入到这场狂热中去。 2003年,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获得全国首批自主招生资格。彼时,不超过录取总人数3%-5%的偏才怪才,才能被破格录取。 2008年至2009年左右,各高校的自招政策猛烈扩张,降分比例从一直严守的5%以下首次提高到“原则上不超过10%”。 2012年,北京大学“校长实名推荐”和清华大学“新百年领军计划”公布,万众瞩目,入选学生大多享有“过一本线就可上清北”的优惠。诱惑驱使下,自招报名人数逐年递增,2015年是16万人,2018年已超过83万人。 2018年全国高考人数为975万人,粗略计算,2018年约10%的考生都在参加自主招生。没有加分,怎么比别人家的孩子早日踏进名校之门?自招培训班嗅着家长、学生蔓延的焦虑感,摸清了自招的规则和套路后,各种论文、专利、面试培训如繁花落雨。专利可以量身定制,论文可以专业代笔,在这场非法交易里,一批“天之骄子”被流水作业出来,冲击着高考招生的公平性。在竞争压力最大的省份之一浙江,2017年北大录取200余人,仅凭裸分进入北大的只有12人,占比不足6%。清华共录取150人,裸分录取仅15人,占比约10%。近三年清北在浙江的裸分率,从11%降低到8%,再到5%。而在2014年甚至更早之前,清华北大有70%-80%的名额,都放在裸分里面进行招生。间歇波动刚刚进入2019年,自主招生从一路狂奔,被紧急踩下了一脚刹车。 2018年12月29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高校自主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出“十个严格”,被称为最严自招政策。 “在现有的高等学校管理体制下,行政部门要求收紧的时候,各个高校基本上没有不去执行的。”储朝晖表示。储朝晖认为,自主招生收紧不是未来的趋势,只是眼下波动的一个表现。长远来看,在国外招生主要是学校的事儿,学校有完整的招生制度,这是常态,而收紧属于特殊情况下的特殊状态。国外的考试招生制度,是让专业的人、专业的组织、专业的机构去做专业的事儿,行政部门则利用这个专业的结果去做判断。我们的问题也在这里凸显。储朝晖告诉周刊君,在我们高校内部,还没有形成刚性的自主招生专业团队,专业能力还没有真正形成。因为不专业,前几年自主招生当中那些假的论文也能骗过招生团队,没多大价值的专利都可以让招生团队无法辨别。因此,大可不必对这次的突然收紧过分紧张,这并非滔天巨浪,只是激起的浪花。只不过,浪花也呛人呐。眼下距离高考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收紧会对不少人带来影响,也会产生一些新的问题。参考资料:自主招生向左,综合评价向右,2019年3月26日,自主招生内参这些院校还有降一本线优惠,自主招生逐渐回归本质!2019年4月1日,自主招生内参自主招生变迁史(2003-2019)| 高中家长必读,2019年3月13日,博雅浮生绘(原题为《史上最严自主招生:最高缩减70%,波及清华北大等76所高校》)   的确,只有相关人员明确任务,包括冰壶队在内的各支项目国家集训队才能够共同实现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目标。倪会忠还打了一个比方,“我当年问过李琰,为什么刚到国家队不久就能带出成绩?”   新华社伦敦4月1日消息,英国议会下院1日举行第二轮“指示性投票”,就包括“关税同盟”与“共同市场2.0”在内的4种“脱欧”方案的动议进行表决。投票结果显示,所有4种方案均未获得多数议员支持。这是英国议会在5天内第二次对所有“脱欧”替代方案说“不”,标志着议会寻求各方政治妥协以打破当前“脱欧”僵局的努力再度失败,“脱欧”不确定性仍未消除。当天恰逢西方的“愚人节”,从英国议会传出的消息并非是“恶搞”式假新闻,而是冷冰冰的残酷现实:随着4月12日这一“脱欧”新大限日益逼近,可供英国选择的余地在逐渐减少,同样减少的还有英国民众对政府和议会的耐心。一段时间以来,英国议会围绕“脱欧”的投票一轮接一轮。除了对英欧达成的“脱欧”协议举行三轮投票之外,议会连续举行两轮所谓“指示性投票”。 3月27日首轮“指示性投票”八个方案得到“八个否决”,这次四个方案得到“四个否决”。所有12个替代方案无一逃脱被议会否决的命运,这说明英国议会中主要党派之间达成妥协是多么艰难。保守党议员尼克·博尔斯在其提交的“共同市场2.0”方案遭否决后,批评保守党“拒绝妥协”并当场宣布退党。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斯蒂芬·巴克利在投票结果公布后说,剩下的“唯一选项”是为英国有协议“脱欧”尽快找到出路。为此,英国还将举行内阁会议,以寻求“脱欧”取得进展。欧洲议会的“脱欧”协调员在英国议会投票前呼吁,议员们不要每次只投“否决”,也要投一次“赞成”。 “脱欧”进程难以推进,不仅影响了英国的政治形象,同时也给英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当天投票结果公布后,英镑再度大跌。据高盛报告,自2016年举行“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经济每周付出6亿英镑的代价。英国商会说,“脱欧黑洞”已让企业耗尽精力、流失投资、丧失信心。 “脱欧”问题已使英国政府和议会无暇顾及重要的民生问题,英国民众也已对这部拖沓的“脱欧闹剧”感到疲倦不堪。对此,有些英国商界人士甚至声称,不管何种方式“脱欧”,只要尽快有个了断,至少能看到久违的“确定性”。当前,英国能否找到打破“脱欧”僵局的方案仍然是个未知数。当天投票最接近“闯关”成功的是“关税同盟”方案,这或许对未来“脱欧”之路,具有某种指向性意义。随着“脱欧”新大限的临近,人们的耐心也日趋耗尽,留给政客们玩“投票游戏”的时间不多了。要实现英国议员们所承诺的“有序脱欧”,各方需要拿出政治智慧以实现政治妥协。(原题为《快评:留给英国玩“脱欧投票游戏”的时间不多了》)   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耿爽发布消息称,经中欧双方商定并应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邀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于4月8日至12日赴布鲁塞尔举行第21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赴克罗地亚举行第8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并正式访问克罗地亚。   新华社北京4月2日消息,记者2日从正在北京举行的第八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了解到,在一年多来部分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等问题基本得以管控规范的基础上,今年教育部门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聚焦招生入学前、寒暑假等重点时段和重点热点地区,开展全面排查督查,严肃处理个别违规培训,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分享到: